中秋演出 萌娃“出色”

发布:宁秀文化传媒 时间:2019-09-10 人气:   来源:网络分享
9月4日下午,大雨滂沱,在黄圃培红小学的校园一角,一位位家长撑着伞、牵着孩子冒雨赶到了校园里的黄圃飘色馆。这些孩子从2岁到9岁不等,大都身形匀称,他们是今年黄圃中秋飘色表演的“色心”演员。
 
黄圃镇培红小学内的飘色馆承载着黄圃人“寻找飘色”20余年来的艰辛和成就。
 
刚刚过去的暑假,每天一大早,一个个亲子家庭便来到这里。孩子们一进飘色馆,便主动穿上表演服装,在几位叔叔阿姨的帮助下坐上数米高的小台,高兴地挥舞着手里的道具。
 
小到2岁的幼儿,大到70多岁的老人,他们不畏酷暑地排练,为的是能在即将到来的中秋节为黄圃居民带来一场盛大的传统飘色表演。
 
娃娃争当“色心”不怯场
 
记者在飘色馆看到,每个孩子在至少4位叔叔阿姨的帮助下坐在几米高的色梗顶端,腰间被布条紧紧地固定在铁架上,外穿几层崭新的表演服装,手拿道具。
 
眼下,孩子们都镇定自若地坐在色梗上,但在两个月前,不少第一次接触飘色的孩子还是被高台吓哭。炎热的天气也为排练增加了困难。
 
黄圃中心幼儿园的刘雨萱扮演武松,为了还原角色,大热天里仍戴着厚毡帽,披着毛马甲。她早早就和妈妈来到飘色馆,一见记者,她就抱着妈妈的手机,给我们看她和姐姐飘色表演的照片。别看她只有四岁,她可是两次担任色心的“老”演员。 飘色队里的叔叔阿姨们都赞她“任劳任怨”。
 
和刘雨萱一起参加“色心”表演的还有她的姐姐刘双慈。2017年,在黄圃当老师的谢女士听说当地招募学生参加黄圃飘色表演。热爱传统文化的她便带着两个女儿前来报名。一来到飘色馆,女孩们便被斑斓的飘色服装和独特的表演方式所吸引,面对飘色表演毫不怯场。今年7月,两姐妹再次入选,参与“武松打虎”、“八仙过海”两个色版的表演。
 
7岁的刘俊廷坐在一匹棕色骏马上,身穿三层服装,头戴特制发冠,威风凛凛。在半个多小时的排练中,他的双手没有一刻离开过身前的方天画戟。妈妈郭女士忍不住拿手机拍照,夸奖儿子有毅力。她说自己并非黄圃人,此前也不了解飘色,只是儿子很想参加这类文艺演出便报了名。
 
刚上一年级的刘俊廷虽然不认识何为“三英战吕布”的吕布,但霸气的兵器、英俊的小棕马让刚接触飘色的他兴奋不已,“我最喜欢我的角色,排练就不觉得害怕和累了。”
 
“今年有100多名孩子报名参加,有一部分因为体重、年纪等原因落选了。”在现场安排排练的黄圃飘色协会会长苏照恩介绍,今年黄圃中秋飘色表演共有24版,65名儿童参加表演,规模宏大。“飘色小演员在全市托儿所、幼儿园和小学的学生中选拔。即使训练艰苦,家长和孩子都以当“色心”为荣。“在黄圃有个说法‘小时飘色,长大出色’,指参加飘色表演的孩子长大后能出人头地,大家都很羡慕被选上的人。”黄圃镇宣传办工作人员郭小敏告诉记者。
 
七旬老人的飘色情怀
 
在黄圃,谈到飘色,不能不提黄圃飘色传承人苏照恩。46岁时,他开始参与组织黄圃飘色工作,而今年过七旬,热情从未变淡。
 
每个飘色造型完成前, 队员们都会叫他来把关。七十多岁的苏照恩麻利地爬上三米高梯,为孩子们整理道具和服装。
 
小时候,苏照恩的邻居是制作飘色道具的工匠,照恩常常去他家看他工作。那时镇上不时举办飘色表演。轻盈灵巧、形象各异、色彩鲜艳的飘色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令人遗憾的是,1962年至1994年期间,黄圃飘色被视为“四旧”而中断33年。1994年初,在政府工作的苏照恩向镇政府提出“复办飘色”,并和原三坊飘色的老艺人及飘色热心人士刘伯康、刘国盛等组成“复办黄圃飘色筹委会”,在镇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举全镇之力寻找黄圃飘色的图文资料、传统道具。
 
因为黄圃飘色的制作匠人均离世,他们找到的资料微乎其微。苏照恩只好带人拿着仅存的一件传统黄圃飘色道具四处请教外地的飘色匠人,对比总结出黄圃飘色的特点。
 
“黄圃飘色的精髓在于小巧、玲珑、飘逸,它所塑造的艺术人物,无论是身穿盔甲的武将,还是野兽雀鸟、兵器物具,都是线条清晰、造工精细、活灵活现的艺术珍品。”只是,33年的中断,让后人再也无法找到黄圃飘色最初的模样,这也成为苏照恩多年的遗憾。
 
新一代的黄圃飘色,由苏照恩联合黄圃油画师王民等人共同研发。为了尽力还原黄圃飘色的传统风韵,他们还专程到浙江宁波寻找制作色板的木材。
 
2007年,黄圃飘色被列入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致力于复办黄圃飘色和促进飘色艺术发展的苏照恩被授予“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称号。苏照恩希望,有越来越多的社会团体和青少年关注黄圃飘色,将这古老的艺术传承下去。